情报机构与电信公司合作,这份地图包含了世界90个大小国家的监控点

▲近日,美民众示威抗议监听事件

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基思亚历山大29日在国会作证时说,欧洲媒体近日对美国情报机构监控欧洲盟国公民电话记录的报道“完全错误”。德国《明镜》周刊28日在其网站上曝光了一份美国2010年的“监听世界”的地图,这份地图包含了世界90个大小国家的监控点,而中国作为东亚的首要监听对象,香港、北京、上海、成都、台北等城市榜上有名。

▶最近两周,美国白宫深受监听丑闻的困扰

揭秘

闽南网11月5日讯
在欧洲国家对美国监听盟友的行为纷纷表示谴责之际,欧洲国家之间私底下也在展开监听合作。英国《卫报》日前披露,在过去的5年间,德国、法国、西班牙、瑞典与英国情报机构密切合作,进行了大规模的网络监控和电话监听活动。消息一出,舆论哗然。

中国成美东亚监控重点

情报机构与电信公司合作

《明镜》周刊网站最先晒出了一份详尽地图,地图上显示日期是2010年8月13日,之后更改成一份删减后的版本。据称,这份监控地图是由身在俄罗斯避难的斯诺登提供给德国记者的。

《卫报》报道说,据美国情报机构前雇员斯诺登泄露的英国监听情报大本营政府通信总部的文件显示,西方一些国家在监听方面进行了广泛而密切的合作,这种大规模的监听是通过直接窃听光缆和发展与电信公司的秘密合作来进行的。报道透露,一个松散但又不断扩展的监听联盟,使一个国家的情报机构得以同另一个国家的电信公司建立联系,为网络监控提供了便利。文件还清楚地表明,英国的情报机构还为欧洲同行提供建议、出谋划策,帮助它们如何绕过限制情报机构监督权力的国内法律。

地图显示,美国在全球约90个地点设有特殊情报搜集部,包括74个驻地监控点,14个远程监控点,还有两个技术支持中心。其中东亚8个点,中东地区和北非至少24个,撒哈拉以南非洲9个。

德国尴尬

美国在东亚、东南亚地区通过安置在大使馆和领事馆的监控设施,对亚太国家重要城市进行电话监听和网络跟踪,包括北京、上海、雅加达、吉隆坡、金边、曼谷、马尼拉、仰光在内的亚洲城市均有上榜。

反监听斗士难自清

而中国成为其在东亚的首要监控地,香港、北京、上海、成都、台北等地都设有监控点。

英国媒体还报道说,揭秘的文件显示,英国情报部门曾对德国情报部门的高科技手段表示敬佩,慨叹自己在技术方面不及德国。同时,英国对意大利面临的困难表示失望。报道称,为了共同开发监听技术、取长补短,英国政府通信总部与德国、法国、西班牙、瑞典的同行在过去很多年进行了密切合作。

但美国的几个亲密同盟,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日本、新加坡都没有在名单之列。

德国电视二台表示,这一报道让德国政府很尴尬。过去一周,德国政府还以反对美国监听行为的斗士形象出现。《法兰克福汇报》指出,这一信息让德国在监听丑闻中是受害者还是施害者的身份变得模糊。

美国广播公司网站报道,澳大利亚资深情报工作专家波尔透露说,对于亚太地区的监控,是由澳大利亚通讯信号情报理事会长期帮助美国完成的,与美国在当地的特殊情报搜集部们合作,再和美国国家安全局共享监听资源。根据《明镜》此前报道,特殊情报搜集部专门监控所在地区政府部门的通讯。

英是中介?

亚洲国家有喜有忧

连接欧美情报机构

针对德国媒体曝料的这份“监听世界”的地图,亚洲国家纷纷表示痛斥。印度尼西亚外长马蒂纳塔莱加瓦在雅加达告诉记者,“如果我们确定美国在印度尼西亚的大使馆内安装了此类监控设备,我们必定会进行强烈抗议。”

法国《世界报》网站指出,在获取情报和监听方面,英国在欧洲发挥了主导作用,同时,它也是连接欧美情报机构的一座桥梁。在英法情报合作中,英国政府通信总部帮助法国最大的情报机构对外安全总局进行互联网监控方面的人员培训。另外,由于法国对外安全总局与一家电信公司有密切合作,英国情报机构也与之建立了联系,利用该公司为其破解互联网协议服务。

马来西亚农业部长同样表示,如果证实吉隆坡存在美国的监控地点,同样会予以抗议,“监控别国的行为是十分不道德的,他们必须立马停止在吉隆坡的监听行为,毫无疑问的是,政府一定会向美国首先发出抗议信。”

□链接

与此同时,路透社的消息称,奥巴马正在权衡对盟国领导人的监听项目,可能考虑为了外交关系而取消领导人监听,但其他监听项目暂时还没有改变的计划。另外,白宫正在进行关于监听被曝光后,美国民众的支持率以及外交方面的一项调查,估计年末将公布调查结果,从而确定监听项目的去留问题。

澳百余家网站

据日本《朝日新闻》10月30日报道,针对美国情报机构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等各国首脑通信的问题,德国《明镜周刊》28日披露了美国通信监听站所遍及的90多个城市名单。其中日本的城市不在其列,说明至少在以大使馆等为据点的监听活动中,日本可能不属于美国的监听对象。

因窃听遭黑

质疑

印度尼西亚一个名为匿名印尼的黑客组织4日宣布,成功致瘫数百家澳大利亚网站,以抗议堪培拉监听印尼的行为。这个组织在微博客网站上发布这个消息。该组织还在网上公开被黑的网站列表,列表显示170家以.au为域名的网站,经核实多为澳大利亚小型企业。

“五眼”协议是否瓦解

澳大利亚和印尼关系密切,互为战略合作伙伴。但一些媒体上周报道,堪培拉驻印尼外交使团在印尼实施电话监控和数据搜集,引发印尼不满。印尼要求澳大利亚作出解释,但对方回应,澳大利亚政府不就情报事宜作任何评论。

根据美国ABC网站的报道,澳洲专家波尔对监控同盟“五只眼”仍存有信心。他表示,美国与澳大利亚、英国、新西兰、加拿大存在一份长期协议,保证彼此之间不会互相进行监听,他也相信这一协议至今并没有被打破。但澳大利亚独立参议员冼诺锋则表示,澳洲政府有必要召见美国大使,确认没有被列入如德国、法国和西班牙那样对民众手机的监听之列,“我们值得寻求一个答案”。

声音

根据斯诺登之前的爆料,“五只眼”情报联盟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组成。这些国家的情报部门分享所有信息,并承诺互不监控。此前曾有报道说,在美国的盟友中,只有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这四国未被美国监视。

美德不监听协议将撕裂欧洲?

斯诺登还曾揭露,澳大利亚至少有4个机构在帮助美国进行情报收集。位于澳洲中部松树谷的美澳联合防务基地,在协助美国的情报收集计划中起到重要作用。

德国与美国将很快达成一项互不监听的协议,拟明年年初实施。德国媒体披露的这一最新动向,引发欧洲议会的担心。

另外,隶属于澳大利亚信号局的三个接收站也参与了情报收集计划。它们分别是达尔文市附近的浅水湾接收站,澳大利亚防务卫星通信站以及在堪培拉郊外的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哈曼通信站。

斯诺登向德国《明镜》周刊曝光的一份文件显示:作为美国国安局全球监控计划的一部分,美国与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四国签署了一份叫五只眼的情报共享协议,协议国之间共享高度机密情报,并承诺彼此不开展谍报活动。

目前,澳大利亚正在哈曼通信站建设一个顶尖水平的数据存储设施,将支持澳大利亚信号局和其他情报机构的活动。

欧洲议会议员菲利普阿尔布雷希特认为,美国人希望这样的协议遏制目前对美国的激烈批评,但这不会改变美国国家安全局对欧洲民众的监听。他担心德美协议将影响欧盟国家就监听问题共同应对美国的政策,欧盟内部将被分裂。

内讧

推荐阅读:

白宫和安全局相互使绊

华人讲述在德经历:德国媒体天天骂美国

针对日益膨胀的“反监听潮”,美国国家安全局官员29日表示,安全局已经成了罪魁祸首的替罪羊。

白宫部署网络水军 专门为奥巴马解围

这位官员表示,在对美国监听欧洲的指责愈演愈烈之时,“我们先是希望通过沉默避免牵连合作者,但现在已经严重影响到外交关系,所以不得不道出苦衷”。

美众院表示窃听丑闻事件最佳演员奖出自白宫

但对于监听德国等一些同盟国家领导人的问题,安全局仍然表示,自己依然是替罪羊角色,并表示对奥巴马及白宫的回应很气愤。

港媒分析:国家间相互监听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洛杉矶时报》29日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安全局工作人员表示,奥巴马和一些工会议员纷纷表示,对于监听领导人的计划,并不知情,且是持反对态度的,很明显他们是在极力撇清和这一事件的关系,“毋庸置疑的是,他们都是在监听密令上签过字的”。

责任编辑:hdwmn_zhe

美国《世界新闻日报》29日称,密歇根大学教授科尔猜测,现在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幕后是一场战役,NSA和白宫试图将责任往对方身上引。他推测,奥巴马的愤怒是“突然宣布NSA局长亚历山大‘退休’的原因。”科尔认为,亚历山大泄露消息,让人觉得是奥巴马个人下令窃听默克尔。作为报复,白宫28日泄露了“NSA曾窃听默克尔等35位外国领导人个人电话”的消息。

动态

美情报高官供出欧洲“队友”

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基思亚历山大29日声称,媒体关于国安局搜集数以百万计欧洲公民情报的报道“错误”,这些情报由欧洲情报机构搜集,秘密提供给美方。

情报共享 美国情报由欧洲提供

亚历山大当天在国会听证会上说,根据长期情报协议,这些信息由欧洲提供给美方。

亚历山大告诉国会议员,前美国中央情报局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的特殊文件,其中提及的数据既非由国安局搜集,也非由美国其他情报机构搜集,并不包括某些欧洲国家境内的通话记录。

基于斯诺登披露的文件,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媒体在过去一周连续报道美国国安局在欧洲大肆窃听,引发欧洲领导人震怒。西班牙《世界报》28日说,美国国安局仅一个月就在西班牙监听超过6000万次通话。

亚历山大说,外国情报机构在战区和境外其他地区搜集电话记录,然后提供给美国国安局,而这种做法被法国和西班牙媒体误解,以为美国国安局在他们的国家内从事监听活动。

他说,得出美国搜集这些情报的“结论错误。这些情报针对欧洲公民而搜集也错误。两者都不是”。

盟友辩解 与美合作仅限于反恐

法国官员拒绝回应亚历山大的说法。

意大利驻美大使馆没有立即回复美国《华尔街日报》有关亚历山大证词的采访要求。

一名西班牙官员说,西班牙与美国的情报合作仅限于马里和阿富汗战区,以及某些针对极端组织的国际行动;《世界报》报道的遭窃听通话是在上述行动中搜集,并非发生在西班牙境内。

美国情报官员说,他们没有看到《世界报》援引的文件,但相关信息应与美国国安局从西班牙情报机构获取的文件大同小异。这些文件讲述西班牙情报机构在境外的情报搜集工作。

有关通话数据由欧洲情报机构搜集的说法,可能令对美国横加指责的欧洲盟友脸面无光。美国前国务院官员詹姆斯刘易斯声称,美国的行为并未脱离国际规范,“恰是惯例”。

互为敌我 欧洲盟友也监听美国

美国国会议员29日同样就监听外国领导人电话的传言,质询亚历山大和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

民主党籍众议员亚当希夫询问,美国间谍监听外国领导人通话,为何不告知国会。

克拉珀回答,情报机构不会向国会事无巨细地告知每一个被监听的电话号码。

希夫说,并非所有电话号码的分量都一样,尤其当监听对象是“盟国总理”时,意指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

德国媒体27日报道,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2010年就获知国安局监听德默克尔电话。

克拉珀说,情报机构遵从总统和关键部门布置的优先任务,但不必向最高层详细汇报每项要求的具体进展。

不过,他说,白宫确实可以看到最终成果。

克拉珀说,向决策者汇报外国领导人的“计划和意图”是对国安局等情报机构的标准要求,而领会外国领导人意图的最佳途径是获取个人通讯。

他说:“如果一份情报说,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可能说x或y,你觉得情报是怎么得来的呢?”

被问及欧洲盟友是否监听美方,克拉珀回答:“绝对。”

链接

俄罗斯否认窃听G20峰会

新华社电
意大利《晚邮报》29日报道,俄罗斯可能借助在俄罗斯圣彼得堡G20峰会期间赠送的礼物对代表团成员进行窃听。

对此,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坚决否认。

他29日说,这是企图把注意力从欧洲国家和美国之间的问题转移到不现实的问题上。

据意大利《晚邮报》报道,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峰会期间收到礼物后十分担心,他从G20峰会返回布鲁塞尔之后要求安全部门工作人员检查新技术设备,包括闪存和手机充电器。

据德新社消息,范龙佩办公室未就《晚邮报》的报道表态。《晚邮报》称,德国侦查部门检查后“得出肯定的结论”,认为USB闪存和电源线适合于从电脑和手机非法收集数据。不过该报没有排除整个情况可能是人为制造的“陷阱,用来让俄罗斯难堪”。

针对《晚邮报》的报道,佩斯科夫对俄新社记者说:“我们不知道,谈到的是哪些消息来源,但很明显,这是试图把注意力从欧洲国家与华盛顿之间现存主要问题转移到那些不存在不现实的问题上。”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