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Tags:

图为菲律宾代表团团长,巨大的损失让菲律宾成为11日气候大会的焦点。在全国因台风“海燕”进入灾难状态的情况下,菲律宾代表团团长萨诺11日在19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开幕式现场含泪控诉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缓慢进度所带来的恶果,并声称将用绝食的姿态向发达国家追讨“气候债务”。图为菲律宾代表团团长。

中新社华沙11月11日电 题 菲律宾代表含泪诉“海燕”
绝食追讨气候债务“我们决不允许超级台风成为常态,我们决不允许到直到第30、31次谈判才解决问题”。在全国因台风“海燕”进入灾难状态的情况下,菲律宾代表团团长萨诺11日在19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开幕式现场含泪控诉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缓慢进度所带来的恶果,并声称将用绝食的姿态向发达国家追讨“气候债务”。亚太地区多个国家近来受到台风“海燕”的侵袭。目前,“海燕”已在中国广西、海南两省区造成5人死亡,在越南造成至少13人死亡、81人受伤。菲律宾国家减灾委员会11日晚宣布,台风“海燕”已造成至少1774人死亡,另有82人失踪和2487人受伤。此前有菲律宾地方官员说“海燕”估计已造成上万人死亡,减灾委表示暂时无法确认这一数字。巨大的损失让菲律宾成为11日气候大会的焦点。在收到多位发言者的安慰后,萨诺申请发言。他强调,“海燕”这一极端气候事件证明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是非常疯狂的,各国必须在华沙停止这种疯狂的现象。气候谈判的舞台上,萨诺一向以感性著称。去年在多哈,他关于责任的那段论述——“如果不是我们,那应该是谁?如果不是现在,那应该是何时?如果不是这里,那应该是哪里?”就曾为媒体广泛引用。不过,那一年,萨诺动情的呼吁似乎并没有增加发达国家承担资金支持和技术转让等义务的意愿,将谈判从泥潭中拉出。因此他11日强调,自己在多哈那段话需要在华沙再说一次,“我们不能坐视气候谈判的僵局,我们需要动员发达国家解决问题”。“我正在很痛苦的等待亲属的消息”,萨诺表示,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自己的兄弟在这场灾难中活了下来,“他来信说过去两天一直在用手搜集尸体,很累也很饿”。擦去泪水,萨诺表示,自己是代表风暴中的孤儿、寻求生存的人发言。大家必须和未来受到威胁的年轻人站在一起,“不能让‘海燕’成为日常情况,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我们不是空手而来”,萨诺表示,菲律宾已经有了能源法,希望在2020年推动绿色能源成倍增长。但这一计划需要五亿美元,希望发达国家提供支持,“你不能让本已贫困的人增加费用,让普通菲律宾人承担这一成本”。资金问题一直是气候谈判中的“老大难”。此前,各国曾在德班完成绿色气候基金的设计,发达国家也承诺到2020年,提供每年1000亿美元水平的长期资金。然而,斐济11日代表“77国集团加中国”明确指出,在德班达成意向三年后,绿色气候基金依然是一个空壳,发达国家兑现每年提供一千亿美元资金承诺的可能性也没有增加。作为“77国集团加中国”的成员之一,菲律宾和斐济的看法完全一致,但萨诺对发达国家的姿态更为“强硬”,“不是不尊重你们,我将开始绝食,直到我们采取行动有步骤的调动绿色气候基金”。他呼吁大会主席和各国部长采取努力,让波兰和华沙被人们所记住。完成发言后,泪流满面的萨诺赢得了长时间的掌声。在中国代表团副团长苏伟的提议下,全场起立为台风“海燕”的所有遇难者默哀三分钟。苏伟希望,台风“海燕”能更加引起人们对气候变化的关注,有助于推动资金问题得到重视。他强调,现在的气候变化现象是发达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无约束排放造成的,因此,他们需要减少排放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

“海燕”横扫菲律宾中部,或已造成上万人丧生,这是11月10日航拍的菲律宾中部莱特省遭台风“海燕”袭击后的场景。

1234显示全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