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Tags:

如果你是瑞士人,那么你可能很快就会在每月收到相当于1.7万元人民币的生活补贴。

10月4日,瑞士伯尔尼,“全民发工资”支持者将800万枚、共15吨重的5分硬币倾倒在国会大厦前,每枚硬币象征一名瑞士人。图/CFP欧洲富国瑞士即将公投一项新提案,这项由公民提出的提案已经得到了10万人的签名,一旦付诸实践,将给每位瑞士居民带来每个月2500瑞士法郎(约合17000元人民币)的无条件工资。对于这个只有800万人口的富裕国家来说,将约占国内生产总值1/3的钱拿去“还富于民”,有其可行性。支持者宣称,此举是为了让社会变得更公平,改变瑞士收入不均的现状,反对者则担心此举可能造成瑞士人的工作倦怠。提内案容无条件月薪比居民分红更稳定“全民发工资会让社会变得更公平,但这会让当今普遍流行的社保体系变得过时。”提案的支持者施密特说。“全民发工资”是瑞士即将公投的一项提案,这项提案的发起者们希望瑞士能够拿出一部分财政收入用作给每位公民提供固定的无条件月薪,月薪固定为2500瑞士法郎(约合17000元人民币)。这一想法虽然听起来有些激进,但是本身并不新颖。英国政治家、作家与空想社会主义者托马斯·莫尔早在16世纪就在《乌托邦》一书中就提出了这一想法。提案如果通过,瑞士有望成为全球首个给公民发工资的国家。此前,我国的澳门地区也有过给居民分红的项目。不过,不同于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类似计划,相比于后者在时间上和金钱上的不固定性,瑞士这一提案能保证每一位居民都获取稳定而长期的收入。发动起机改变瑞士“收入不平等”的现状最近,瑞士有很多遏制社会不公平的提案。今年上半年,瑞士公民投票同意了限制企业高管高收入的提案。这一方案名为反“偷窃”提案,针对企业高管薪酬、奖金和其他收入。11月24日,瑞士又就青年社会党提出的“1∶12提案”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是否将企业高管的薪酬限制在低收入员工的12倍之内。但约63.5%的民众投了反对票。对于目前即将公投的提案,有人将其与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负所得税”理论对比。该理论认为政府对于低收入者,应按照其实际收入与维持一定社会生活水平需要的差额,运用税收形式,依率计算给予低收入者补助。“全民发工资”提案发起者之一丹尼尔·特劳布则表示,他们比弗里德曼所提出的“无条件性”走得更远。“我们的提案并不仅仅是穷人从社会中获得所需,而是所有人都能得到。”他同时表示,人们现在对瑞士日益严重的不平等性越来越不满,这两个提案是试着在一个已经过时的体制里进行修补。“我们的提案是提出一个新的体系。”他说。预花期费投入占GDP的1/3年享约19.5万人民币这一提案一旦实施,意味着占瑞士国内生产总值1/3的财政收入将会成为“无条件工资”。对于瑞士民众来说,则意味着每年3万瑞士法郎(约合19.5万元人民币)的稳定收入。谈及这个,丹尼尔·特劳布表示,他并不认为这项支出能算作瑞士政府的支出,因为这是直接将钱发给了民众。这只是意味着政府的权力将进一步缩小,因为这笔钱将由不同的人独自处置。按照他的说法,2500法郎可以在瑞士过上朴素的生活。至于生活水平究竟如何,取决于生活在瑞士哪个地区。他同时表示,之所以没有提“最低工资”,是因为其限制人的自由,有附加条件。相比而言,发工资的想法实际上是试着修补过时的系统。“现在已经到了将人力和工资脱钩的时候了,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是机器生产能够代替大量人力的时代,我们应该庆幸。”何可以行国家富裕&公民直接倡议提案依照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瑞士是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之一,瑞士人均财富也居世界前列。依国际汇率计算,瑞士为世界第19大经济体;以购买力平价计算则为世界第36大经济体;出口额及进口额分别居世界第20位及第18位。“不差钱”只是瑞士有可能实行这一提案的前提之一,这一提案能够被提出,依据的是瑞士的政治制度。瑞士实行“公民表决”和“公民倡议”形式的直接民主。公民对重大国事与地方事宜拥有表决、创制与复决权,可以集体请愿,也可以以投票抵制政府的一些政策。公众可以提出公共政策乃至修改宪法的提案,在得到10万人的签名支持后,便可以公投,只要大部分公民和地方政府赞成,便可成为法律。在这个规定下,瑞士公民可以参与修改国家经济政策、外交政策甚至宪法。也正是基于此,施密特认为瑞士可能是世界上实施全民发工资制度的最佳地点。各有说法担心公民不愿工作,缺少熟练劳力瑞士人的收入和生活水平不低,公共服务也有口皆碑。对于这项提案,瑞士国内意见不一。一些支持者表示,此举实际上也能够让政府省钱,因为如果全民发工资的话,当前成本高昂的社会保障体系就可以废除了。也有支持者表示,相比于惯常的最低工资政策,这一举措更能保证人民的自由,让瑞士公民可以选择做自己喜爱的事情。“我们丰富的资源不能帮助我们实现自由,但是自由能帮助我们更有意义的生活。如果更多的人都开始询问什么样的生活才是他们想要的,那么瑞士将会变成更适宜人居住的地方。”丹尼尔·特劳布表示。相比于无条件发薪水,经济学家斯特森倾向于支持最低工资提案。他认为这会损害瑞士人引以为豪的职业道德。“这样一来,年轻人可能失去工作或者学习的动力。”他同时还表达了对熟练工人越来越少的担忧。■
事实+高福利国家的副作用赞成福利国家的是那些收入比较低的人,他们有望从国家的福利政策中获得好处。反对的是那些收入高的人,因为他们的收入有一部分给了别人。如果举手表决的话,低收入的人占多数,所以福利国家的建议往往容易在议会中通过。福利政策能够缓解贫富差距,是对社会安定有益的。高收入者也不会强烈反对。经济学家茅于轼认为,社会中难免有人利用福利政策偷懒。能够工作的人也不工作,靠福利补助过日子。对高收入的人,高福利会降低他们挣钱的积极性,因为多挣的钱给别人花了。结果是社会的失业率居高不下,财富的创造减少,社会弥漫着懒汉思想。这是福利国家的副作用,也是目前福利国家确实存在的现象。要改变这一状况,必须降低福利标准。实际上就是回归到一般国家而非福利国家。

long8国际平台,北京时间12月18日上午消息
BBC报道,作为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瑞士正在对金钱进行深刻反省。仅在今年,瑞士就对企业高管的工资进行了两次全民公投,导致企业高管工资被严格设定了上限,并禁止对高管发放巨额的退职金。

瑞士还将进行两个公投,其中一个是限定最低工资,另一个公投提案目前争议很大,要求对所有合法居民发放基本生活费,无论是否有工作。

全民发工资的想法听起来有些激进,但本身并不新颖。英格兰政治家、作家与空想社会主义者托马斯-莫尔早在16世纪就在《乌托邦》一书中提出了这一想法。

全民发工资会让社会变得更公平,但这会让当今普遍流行的社保体系变得过时。

支持者施密特(Enno
Schmidt)认为瑞士可能是世界上实施全民发工资制度的最佳地点,而2013年是推动这一制度的最佳时机。他表示,“瑞士可能是欧洲,甚至全世界唯一的公民有权通过直接民主方式干大事的地方。”

乐土

部分企业对于全民发工资的提案感到恐惧,称之为“乐土”建议,他们认为瑞士年轻一代从未经历过严重的经济衰退以及大面积失业状况,因此把社会想像得很美好。

一些人担心全民发工资计划会让人丧失继续工作的动力,而瑞士企业目前已经难以找到熟练的工人。

施密特表示,提案中每月2500瑞士法郎(1.7万人民币)的收入仅够维持生存,在一个社会里,如果每个人工作的目的是为了赚钱,那么这便与奴隶社会没什么两样。

施密特表示,全民发工资会让人们有更多的自由,来选择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全民发工资计划的目的并不是不让人工作,而是让人做自己更想做的工作。”

这一计划吸引了大量瑞士年轻人的支持。

风险

瑞士人民党右翼议员Luzi
Stamm认为这一想法有一定道理,但也很危险,除非瑞士退出欧盟申根协议。他表示,“这一计划显然无法在瑞士实施。在一个富裕的、有着开放边境的国家,这么做无异于自杀。”

经济学家、前社会民主党议员Rudolf
Strahm支持最低工资提案,但反对全民发工资计划。他认为这会腐蚀瑞士引以为豪的职业道德精神。他表示,“年轻人将没有动力去工作或者学习。”

真正想要的生活

没有人计算过全民发工资计划的成本,而且几乎没有人讨论瑞士是否有能力支付这笔费用,这真让人不可思议。大家一致的看法是,这一计划是可行的。

个人所得税没有必要提高,增值税可能会提高到20%,甚至30%。

支持者表示,这一计划实际上能够让政府省钱,因为如果全民发工资的话,当前成本高昂的社会保障体系就可以废除了。

此次公投背后的主要推手并不经济,而是文化因素,目的是让人们对生活与工作进行更深刻的思考。

苏黎世大学硕士生兼披萨送货员Che
Wagner表示,相关的讨论可能让人感觉不舒服,因为他们突然有了更多的选择,一些此前无法想像的选择。

他表示,“人们开始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你在做什么,这是你真正想要的生活吗?”

推荐阅读:聚焦中国物流顽症:贫困县靠罚款发工资福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